疏水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疏水阀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福州手游行业或面临洗牌门槛提高企业成本上升

发布时间:2021-01-19 18:06:38 阅读: 来源:疏水阀厂家

一边是广电总局《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》落地,一边是苹果公司要求中国开发者“所有上架App Store的游戏都必须要办理版号”。由于新规颠覆了国内手游行业现状,福州中小手游企业面临生存困境,从业者们最近都很担心,因为他们很可能要从这个新兴行业“下岗”了。

­  中小手游企业遇上“高门槛”

­  用登山包装上百万元的现金给员工发年终福利,前两年,这样一则新闻占据了福州媒体版面重要位置,市民都问“什么公司这么有钱”,这家“土豪公司”就是一家福州手游企业。

­  从2011年开始,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,手游市场规模迅速扩大,不少福州手游企业抓住机会,迅速成为“土豪”。福州多家手游企业研发的游戏在国内分发应用平台上排名靠前,有的手游企业获得千万元A轮投资,还有多个“明星投资人”盯上我省的游戏企业,其中就包括陌陌的早期投资商。

­  不过,在整个行业迅速发展的背后,手游的版权、内容等问题也越来越多,如市场上存在大量涉及赌博、色情的游戏,也有游戏采用“换肤”的手段,用同一个游戏换个名字就重新上架。

­  《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》中的相关规定,被称为“最严手游新规”,从今年7月1日起正式执行。按照规定,未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的移动游戏,不得上网出版运营,对已经批准出版的移动游戏的升级作品及新资料片视为新作品,需重新审批;移动游戏开发者将需要获得“三证一号”,即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、ICP(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)、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、游戏版号(广电总局批准相关游戏出版营运的批文号码简称),才有资格上线一款手游产品。

­  与此同时,苹果在线商店也发出公告,要求7月1日之后,内容提供商要完成审批后才能上线。记者查询数据发现,6月30日,iOS平台仍有26款新游戏上线,7月1日之后上线游戏骤减,到了8月,每天新上线的游戏数量降至两款左右。

­  “我们了解到,从2009年至今,合法登记在册的有6.9万款游戏,其中90%没有申请版号,福州的情况也差不多。”福州多家手游企业负责人说,从6月底开始,在iOS以及各大安卓手机市场上线的游戏必须先填写版号及获批时间,而小米应用商店、360手机助手在游戏测试前就要填写。

­  “新规最大的不同,是将之前对移动游戏采取的后审改为前置审核,此举将进一步提高手游创业的门槛。为了抢先上线,此前大厂所有游戏也不是都会事先报备审批,中小团队一般都是蒙混过关,查到的概率也不大。”易观互动娱乐研究中心高级研究总监薛永峰认为,山寨游戏屡禁不止的确让游戏开发者深恶痛绝,但新规的出台无疑给游戏上线增加了一道屏障。

­  中小手游企业成本上升发展受限

­  新规一出,直接提高了上线一款游戏的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,这让福州一些手游独立开发者难以承受,一些中小手游企业的发展受限,增速可能放缓。

­  “按照新规规定,没有上线的游戏必须在拿到版号后才能上线,而已上线的游戏则要在9月1日之前拿到版号。目前影响最大的是准备上线的游戏,上线周期将大大延长。”福州多家网游企业负责人说,根据他们了解的情况,一般版号申请时间在80个工作日内,也就是说最长需要4个多月,而现在比较“靠谱”的手游平均寿命也就1年时间,有的半年就下线,甚至有的花大半年做出来的游戏两三个月就没人玩了。如果审核用去数月时间,耽误了有利的上线档期,游戏就很难赢利。

­  单个手机游戏版号代办费1.8万元

­  广电总局7月7日称,不允许不具备资质的单位申报游戏作品出版审批,也从未授权或指定任何组织或个人开展所谓“代办版号”的中介服务,明确反对社会中打着“代办版号”等旗号借机敛财甚至诈骗的“中介”组织和个人。

­  但是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现在市场上出现了十多家提供相关版号代办服务的商家,他们中一部分人原来就是做著作权代理的,游戏版号代办成了他们的新业务。

­  记者找了其中一家代理商进行咨询,对方说,单个手机游戏代办版号的代办费是1.8万元,比以前涨了6000元到7000元,如果申报数量多则可以优惠。据悉,游戏版号分7类和非7类,7类的版号只需要30多个工作日,非7类则要60多个工作日,除棋牌、跑酷、消消乐、音乐舞蹈、体育、飞行、解谜游戏外基本都属于非7类。

­  该代办商一再强调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和著作权的重要性,因为没有这两样无法申请版号。当记者表示并不具备这两种资质后,他又说:“著作权几百块钱可以搞定,办理需要30多个工作日,提供加急办理。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、ICP资质代办价要6000元~10000元,审核周期约3个月。军事、民族、历史等敏感题材的游戏,价格还要再上浮。”

­  福州一家手游企业的研发总监秦先生告诉记者,从他了解到的情况看,申请版号将耗时半年左右,不管中介提供的加急服务靠不靠谱,中小手游公司因为没有专门的法务部门,最终很可能会选择中介服务。

­  手游行业野蛮生长时代或终结

­  省动漫游戏行业协会人士表示,长期来看,门槛提高可以对手机游戏起到知识产权保护的作用,手游行业野蛮生长的时代即将终结,接下来将是品质为王的大玩家时代。

­  新规实行后,游戏大厂可能会吸引更多中小团队的依附,大厂不仅可以帮中小团队尤其是独立开发者搞定审批流程,还可以通过过硬的社交网络平台和分发渠道帮小团队做运营。而中小团队不能一味依赖代办审批机构,要注重手游质量的提升,培养玩家的忠诚度,提升留存率,通过良好的市场销量来消化审批过程中的成本损耗。(记者 江海)

今天中午,网友“@辉新”向海都报报料称,华林路屏东城小区4号楼有人坠楼。

网友报料-屏东城4号楼跳楼

海都记者在现场了解到,事发今天中午10:40左右,一名女子突然从华屏路附近的屏东城4号楼上坠下,当场死亡。

女子坠下,砸中了下面一排电动车

记者赶到现场时,发现坠落位置就在4号楼正门口旁停放电动车走道边,此时警方已经拉起了警戒线,有几辆电动车被砸得歪倒在一旁,坠楼者已经被布盖着,一只光脚露在外面,据了解是当场死亡。

据附近邻居说,该女子坠楼前毫无征兆

记者从周围居民了解到,死者是一名40多岁的中年女性,物业人员表示并不认识该死者,可能不是小区的业主,推测是外来清洁卫生的人员。

提起飞镖,很多人会想起暗器高手,比如古龙武侠小说中的“小李飞刀”李寻欢。在福建的民间健身达人中,有这么一位能人就使得一手好飞镖,出生于1970年的她定居厦门,名字叫徐瑾。她3岁丧失听力,8年前与飞镖结缘,在全国比赛中,她能和健全人一起比赛,还能取得不俗的名次。

徐瑾(右一)在飞镖比赛中 读者供图

200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,徐瑾对飞镖这个小玩意儿有了兴趣,她的丈夫林劲松便当起了她的启蒙老师。在没有完全抓到要领的情况下,徐瑾竟打出了精彩的第一镖。2011年,徐瑾抱着学习的态度去参加比赛,没想到自己的水平不输男选手,还超过了丈夫。

在2014年8月的第七届省残运会飞镖比赛中,徐瑾获得女子组的季军、团体赛的第二名。她入选了省残疾人飞镖队,该队教练贾永朝说,教学中徐瑾通过读唇去领悟技术:“飞镖运动能锻炼选手的专注力、协调性和心理素质。徐瑾的特点就是很专注,节奏感好。”

徐瑾在去年的全国残疾人运动会中,拿下了飞镖站姿组的第六名,她也喜欢和健全人过招。今年的省直机关全民健身飞镖比赛,徐瑾自掏腰包来福州参赛,拿到了软式飞镖女团和混合团体两个冠军。而在今年的京都飞镖群英会上,和国际高手过招,她也进入了女子组前16名。

徐瑾说,只要工作不忙,她一天要打2次,一次有1个半小时左右。还要和工作人员一起玩比赛,一起比赛至少两个小时。“算起来玩飞镖也有8年多了,这期间,有过欢喜有过忧,有过成功也有过遗憾,唯一没有的就是放弃。”(海都记者 石磊磊 实习生魏媛)

受网约车冲击,福州市场上的的士车牌价格一路下跌,跌至不到30万元一块(详见海都报8月2日A02版)。面对网约车平台巨大的接单量和司机端的高额补贴,福州不少的士司机转而去开网约车,这给福州几大出租车企业带来巨大压力,甚至出现有车没人开的局面。但从另一方面来讲,的士司机的收入目前只有网约车司机的一半,出租车行业凭什么留住人呢?

福州的士份子钱跌到160元 的哥还是留不住

一家的士公司 800多辆超1/3闲置

昨日下午,海都记者就出租车司机问题采访了福州一大型公营出租车公司。该公司一负责人告诉记者,这几天,每天公司都有出租车司机办离职,甚至6月份刚入职的司机,没到月底就办离职,网约车对公司出租车司机队伍的稳定造成极大影响。

“我们公司一共有800多辆出租车,现在超过三分之一没人开,停在车场里。”该负责人说,原本每辆出租车要配2.33个司机,以此来保证司机的轮休,可现在,的哥甚至没有车多,导致超过三分之一的车只能停在车场里晒太阳。

该负责人告诉记者,网约车对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影响也非常大。“从公司每个月统计的数据来看,部分白班司机开一个月的士,收入只有三千多元。劳动强度这么大,一个月只有三千多元,不少司机都不干了。”该负责人说,这样的收入,别说福州本地的司机,就连郊县的司机也留不住,现在公司里开出租车的主力,变成了一些外地甚至外省的司机。而流失的司机不少都是公司的优秀司机,这也对出租车的服务质量造成影响。

的哥收入从八九千跌到五六千

为了留住司机,一些出租车企业和的士车主,都开始降低份子钱。

昨日,一业内人士告诉海都记者,目前福州公营出租车份子钱,普遍在每天300元左右(黑白双班运营),而以往每天360元甚至更高。但现在由于的士司机不足,一些公营出租车企业的车只能单班运营,司机只上白班,这样的出租车,份子钱每天在235元左右。

“尽管份子钱降低了,我们还是不爱开。”福州一公营出租车司机说,原先360元左右的份子钱,他与开晚班的搭档共同分担,可最近,自己的搭档转去开网约车,他单开白班,从早上6点到下午5点左右,“公司说一天235元份子钱,多开多赚,可开太久,身体受不了。”

除了公营出租车,福州市面上还有不少私人车主的出租车,车主同样通过降低份子钱来吸引司机。目前福州市场上,私人车主出租车份子钱低至每天160元(全天一个人包去开),比以往每天300多元的份子钱,降了一半。

业内人士介绍,目前福州的士司机的收入,从高峰期的八九千元一个月,普遍跌到了五六千元,甚至还有三千多元的。这样的收入和劳动强度相比,对不少的士司机失去了吸引力。“尽管份子钱降了不少,但司机还是很难招。外地的的士司机还比较稳定,福州本地的司机,因为收入太低,基本都转行干别的了。”

一网约车司机 一天流水750元

不开的士,的哥都转行去做什么了?上述出租车企业负责人说,公司的哥办离职的时候,他也问过这些的哥,其中不少人都说转行去开网约车。“据我了解,福州市面上很大一部分网约车司机,原来都是开出租车的。”

昨日下午,网约车司机邱兵(化名)打开网约车软件给记者看。记者看到,这名司机昨天在线11.2小时,流水做到了750元,“扣除油钱和平台抽成,加上单数奖励,高峰期订单价格乘倍,我一天的收入比原来开出租车高出一倍多。”邱兵说,面对如此大的收入差距,转行开网约车,再正常不过。(海都记者 陈超)

产后补气血要补多久

产后预防感染吃什么好

乳房结节对身体有什么危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