疏水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疏水阀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刘邦最厌恶儒生为何独对他高看一眼

发布时间:2020-12-25 04:04:09 阅读: 来源:疏水阀厂家

刘邦最厌恶儒生 为何独对他高看一眼?

刘邦自从得怀王西征军令后,有着“先入关者王之”的激励,虽说手下兵力不足,但也是兴冲冲偏向虎山行了。他由砀郡出发,先北上收集陈胜、项梁的散兵,到成阳,在杠里王离所率秦军对垒,大破王离,王离遂败走巨鹿,最后为项羽所俘。刘邦败王离后,随即进攻昌邑(今山东巨野县大谢湖镇昌邑村),守将据城坚守,攻城不下。

这时,昌邑人彭越,领了一千多手下来投刘邦,刘邦大喜,带领彭越及部众一起合力攻城,结果仍未能攻破。刘邦便与彭越商量,拟放弃昌邑,另找他途。于是,刘邦作别彭越,率军向陈留县的高阳(古乡名,今河南杞县西南)进发。

网络配图

高阳有一老儒生,叫郦食其,好读书,然而家境贫寒,穷困潦倒,只好屈尊当了一名看管里门的小吏。当年项梁举事于楚,曾派将士办事经过高阳,前后约数十人,郦食其一一问其姓名,然后连连摇头,认为皆认不能成大事的寻常辈,还口出狂言,嘲笑一番,里人因此称他为“狂生”。

刘邦驻扎高阳,郦食其听说后,认为刘邦是成大事者,可以投靠,正想如何结识时,恰有刘邦手下一骑士,家在高阳,回家探亲,又与郦食其是老熟人,郦食其觉得机不可失,便对骑士说:“我听说沛公性情傲慢,轻视他人,可有其事?不过,我感觉他具有雄才大略,是可以追随的人,也是我希望追随的人,只是苦于无人引荐,你如果愿意引荐的话,不妨对沛公说,我里中有位郦生,年逾六十,身高八尺,人称‘狂生’,但他自己说并非‘狂生’。”

骑士顿了顿,然后说:“沛公最厌恶儒生,凡遇儒冠文士来访,他常常把他们的帽子摘下来,往里面撒尿。与儒生对谈,动不动就爆粗口,破口大骂,所以呀,您最好别以儒生身份去见沛公。”

郦食其非常自信地说:“无妨,你只管照我讲的向沛公说。”

骑士归队后,就照郦食其的原话,向刘邦作了汇报。

网络配图

后来,刘邦就在高阳的某旅馆召见了郦食其。郦食其进见时,刘邦坐在床上,安排两个洗脚妹给自己洗脚,傲慢得很。郦食其见到刘邦后,也只作个长揖,并未下拜,你牛我也牛。郦食其开腔就直入正题道:“您是想帮秦国打诸侯,还是想率诸侯灭秦国?”

刘邦被问得莫名其妙,骂道:“你这蠢儒!天下苦秦久矣,故天下诸侯合纵攻秦,怎么说帮秦打诸侯?”

郦食其说:“既然有合义兵诸无道暴虐秦国的雄心壮志,那就不该如此傲慢地会见长者。”

刘邦一听,竟然立刻支走了两位洗脚妹,停止了洗脚,然后穿戴整齐,把郦食其请到贵宾位置坐好,甚至还向他道歉。于是,郦食其向刘邦谈了当年六国合纵连横共同对付秦国的成败得失,头头是道,口若悬河,让刘邦生心佩服,还留他一起吃饭。

刘邦又问他:“如今之计该如何?”

网络配图

郦食其说:“您收集那些散兵游勇乌合之众也不足一万兵力,如果就这样西击攻秦,无异于以卵击石羊投虎口,陈留乃交通要道,城里又多有存粮,足供军需。我与县令交情不错,我去一趟,约其来降,他若不从,您出兵攻击,我为内应,当万无一失。陈留若得,进退有据,再击关中,此为上策。”刘邦听后大喜,安排郦食其先行,自率大军开拔。

郦食其到了陈留,见到县令后,又是一番说词,可惜县令不为所动。郦食其见说其不动,又与其谈及守策,也是滔滔不绝,县令蛮高兴,又设宴款待郦食其,郦食其乘机多灌了县令几杯,县令不久就醉得不省人事。而郦食其本是“高阳酒徒”,千杯不醉,就在县令酒醉不醒之际,郦食其出去打开了城门,接应刘邦军队入了城,陈留遂被刘邦拿下。刘邦得陈留,郦食其功劳最大,于是,刘邦封郦食其为广野君。

辽宁省脑出血后遗症医院

湖南省疫毒痢医院

黑龙江省毛发红糠疹医院

南宁市泌尿生殖系损伤医院